广西日报传媒集团主办

来到两仪殿,除了李世民之外,房玄龄、长孙无忌、杨师道、魏征、马周几位丞相也在,另外还有刑部尚书刘德威,余长宁一看这架势,不用问便知道一定是商议大事。两人“啪啪啪”连击三掌,算是誓言成立。武媚嘴角露出了一丝嘲讽之色,冷笑道:“余驸马莫非是太自信了,你觉得媚娘需要你的帮助?”
余长宁本想说没有任何条件,但话到嘴边却咽了下来,笑道:“以后若是武姑娘得宠,自然有帮得了我的地方。”作为一个穿越者,他并不想利用自己的才识来改变历史的进程,这厮最大的理想便是娶上几房娇妻,坐拥万贯家财逍遥一生便可。李世民对宾满楼略感愧疚,淡淡笑道:“有什么事便说吧,吞吞吐吐可不知你余长宁的作风。”
武媚此人虽然工于心计,然则对于曾经帮助过他的人,却是铭记于心,更何况是难得的雪中送炭,而且武媚还有着许多男子都无法达到的襟怀,与她能够结成盟约,余长宁还是较为放心的,相信武媚在世,她一定不会辜负自己。愕然转头,一名老内侍急匆匆跟来嚷嚷道:“余驸马,陛下急诏你进攻面圣。”因此而已,他今天遇到了尚在低落时期的武媚娘,心念一动便决定出手帮她。
话音落点,房玄龄等人不由露出了一个莞尔之色,却又对李世民的话深以为然。李世民思忖了一下,点头道:“不白之冤自然须得澄清,朕同意。”细细地想了半天,若长乐公主可用一朵雍容华贵的牡丹花来形容,那么眼前的武媚便是一朵含苞未放的昙花,当她昙花乍现傲世人间之时,日月当空普照大地,女皇武之名必定会让整个天下为之震惊。
“好。”余长宁亦是点头伸出了双手。刘德威喟然一叹道:“魏大人说得不错,此案是否另有隐情,还是王喜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只怕也只有死去的他才知道了。”
霎那间,武媚的芳心不争气地狂跳了起来,一方面她很犹豫余长宁是否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一方面他提出的条件对于武媚有着无可抵抗的吸引力,能得到深受帝宠的长乐公主相助,这是一件多么让人激动的事情,两相权衡,不禁让她生出了一种难以决断且左右为难的感觉。好不容易案情有了进展,却出现了如此局面,李世民本想还责怪他几句,但见老刘一副尴尬之色,也只得叹息道:“王喜在狱中突然自缢,只怕不会那么简单,说不定乃是其畏罪求死,朕让你调查的事情你可有查明?”
1 2 3 4 5 6

每日要闻

猜你喜欢

刷新 更多

全媒体矩阵

更多
脸谱:青年志愿者成国庆靓丽风景
脸谱:青年志愿者成国庆靓丽风景
余长宁点头道:“如此甚好,以后我若找你,便会前来清河宫的。”“余驸马怎会如此好心?你莫非当媚娘是不谙世事的孩童?”余长宁本想说没有任何条件,但话到嘴边却咽了下来,笑道:“以后若是武姑娘得宠,自然有帮得了我的地方。”一番良久的思忖,终于野心的武媚战胜了理智的武媚,她喟然一声长叹,一字一顿道:“余驸马,内宫妃嫔与外臣私自结交,可是重罪。”细细地想了半天,若长乐公主可用一朵雍容华贵的牡丹花来形容,那么眼前的武媚便是一朵含苞未放的昙花,当她昙花乍现傲世人间之时,日月当空普照大地,女皇武之名必定会让整个天下为之震惊。余长宁笑嘻嘻道:“驸马都尉列为外戚,可不是什么外臣。”众臣立即领命道:“遵旨。”朝着李世民鞠躬一礼,余长宁站在了末列,刚一站定,便听见刘德威开口道:“经过太医署的勘验,已可确定廊下食是被人暗中下了巴豆粉,臣昨日奉旨将负责分食的四名内侍关押天牢,不料今早却发现内侍王喜自缢于天牢之内。”来到两仪殿,除了李世民之外,房玄龄、长孙无忌、杨师道、魏征、马周几位丞相也在,另外还有刑部尚书刘德威,余长宁一看这架势,不用问便知道一定是商议大事。听他并没有要挟自己,武媚不由暗暗松了一口气,伸出纤手道:”既然如此,我们击掌立誓,违者五雷轰顶不得好死。““余驸马怎会如此好心?你莫非当媚娘是不谙世事的孩童?”听他并没有要挟自己,武媚不由暗暗松了一口气,伸出纤手道:”既然如此,我们击掌立誓,违者五雷轰顶不得好死。“一番良久的思忖,终于野心的武媚战胜了理智的武媚,她喟然一声长叹,一字一顿道:“余驸马,内宫妃嫔与外臣私自结交,可是重罪。”余长宁一听,心里不由咯噔了一下,猜想必定是调查廊下食有了新的进展,当下也不迟疑,便急匆匆地跟着老内侍去了。余长宁兴奋点头,终于放下了心头的大石。刘德威喟然一叹道:“魏大人说得不错,此案是否另有隐情,还是王喜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只怕也只有死去的他才知道了。”因此而已,他今天遇到了尚在低落时期的武媚娘,心念一动便决定出手帮她。刘德威喟然一叹道:“魏大人说得不错,此案是否另有隐情,还是王喜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只怕也只有死去的他才知道了。”余长宁知道武媚心里的无可奈何,也只得默然以对,望着她下楼离去的背影呆愣了良久才回过神来。一听宾满楼已经洗脱了嫌疑,余长宁心里大是振奋,出列拱手道:“陛下,微臣有一事相求,请你恩准。”一番良久的思忖,终于野心的武媚战胜了理智的武媚,她喟然一声长叹,一字一顿道:“余驸马,内宫妃嫔与外臣私自结交,可是重罪。”余长宁一听,心里不由咯噔了一下,猜想必定是调查廊下食有了新的进展,当下也不迟疑,便急匆匆地跟着老内侍去了。长孙无忌冷哼一声道:“房相,应该不是说他嫌疑最大,而是基本可以断定在饭菜中下巴豆粉就是此人。”武媚此人虽然工于心计,然则对于曾经帮助过他的人,却是铭记于心,更何况是难得的雪中送炭,而且武媚还有着许多男子都无法达到的襟怀,与她能够结成盟约,余长宁还是较为放心的,相信武媚在世,她一定不会辜负自己。两人“啪啪啪”连击三掌,算是誓言成立。细细地想了半天,若长乐公主可用一朵雍容华贵的牡丹花来形容,那么眼前的武媚便是一朵含苞未放的昙花,当她昙花乍现傲世人间之时,日月当空普照大地,女皇武之名必定会让整个天下为之震惊。但经过宾满楼廊下食事件后,余长宁切实感受到了那种无助,若没有长乐公主的相助求情,说不定大哥现在还在大牢关着,而自己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所以他这才认识到在朝廷没有几个亲密伙伴,想要在大唐逍遥一生乃是不可能的。余长宁一听,心里不由咯噔了一下,猜想必定是调查廊下食有了新的进展,当下也不迟疑,便急匆匆地跟着老内侍去了。听他并没有要挟自己,武媚不由暗暗松了一口气,伸出纤手道:”既然如此,我们击掌立誓,违者五雷轰顶不得好死。“李世民对宾满楼略感愧疚,淡淡笑道:“有什么事便说吧,吞吞吐吐可不知你余长宁的作风。”武媚嘴角露出了一丝嘲讽之色,冷笑道:“余驸马莫非是太自信了,你觉得媚娘需要你的帮助?”余长宁知道武媚心里的无可奈何,也只得默然以对,望着她下楼离去的背影呆愣了良久才回过神来。回到余家,余长宁立即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余长致等人知晓,立即引起了一片欢呼声。因此而已,他今天遇到了尚在低落时期的武媚娘,心念一动便决定出手帮她。霎那间,武媚的芳心不争气地狂跳了起来,一方面她很犹豫余长宁是否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一方面他提出的条件对于武媚有着无可抵抗的吸引力,能得到深受帝宠的长乐公主相助,这是一件多么让人激动的事情,两相权衡,不禁让她生出了一种难以决断且左右为难的感觉。闻言,武媚有些犹豫道:“你独自一人前来清河宫,这似乎有些不妥吧?若是被别人看见,只怕会怀疑我们的关系。”两人“啪啪啪”连击三掌,算是誓言成立。第585章 畏罪自缢“好。”余长宁亦是点头伸出了双手。“好。”余长宁亦是点头伸出了双手。余长宁笑嘻嘻道:“驸马都尉列为外戚,可不是什么外臣。”魏征皱眉开口道:“不过现在人已经死了,案情已是断了线索,根本无从查起,至于他为什么要在廊下食里下毒坑害各位大臣,也不得而知。”余长宁本想说没有任何条件,但话到嘴边却咽了下来,笑道:“以后若是武姑娘得宠,自然有帮得了我的地方。”李世民思忖了一下,点头道:“不白之冤自然须得澄清,朕同意。”长孙无忌冷哼一声道:“房相,应该不是说他嫌疑最大,而是基本可以断定在饭菜中下巴豆粉就是此人。”武媚从未与陌生男子有过身体接触,此刻俏脸微微泛红,正色道:“听说余驸马乃是当代奇士,就连房玄龄也对你赞不绝口,既然如此,我要你帮我得到陛下的宠爱,你可有办法?”余长宁挠了挠头皮道:“办法还没想到,但我会尽快思谋一个奇策告诉你的,不过以后我要怎么联系你才是?”两人“啪啪啪”连击三掌,算是誓言成立。“余驸马怎会如此好心?你莫非当媚娘是不谙世事的孩童?”
余长宁知道武媚心里的无可奈何,也只得默然以对,望着她下楼离去的背影呆愣了良久才回过神来。余长宁挠了挠头皮道:“办法还没想到,但我会尽快思谋一个奇策告诉你的,不过以后我要怎么联系你才是?”
脸谱:“东博会”武警执勤官兵
细细地想了半天,若长乐公主可用一朵雍容华贵的牡丹花来形容,那么眼前的武媚便是一朵含苞未放的昙花,当她昙花乍现傲世人间之时,日月当空普照大地,女皇武之名必定会让整个天下为之震惊。第585章 畏罪自缢余长宁知道武媚心里的无可奈何,也只得默然以对,望着她下楼离去的背影呆愣了良久才回过神来。听他并没有要挟自己,武媚不由暗暗松了一口气,伸出纤手道:”既然如此,我们击掌立誓,违者五雷轰顶不得好死。“话音落点,房玄龄等人不由露出了一个莞尔之色,却又对李世民的话深以为然。武媚此人虽然工于心计,然则对于曾经帮助过他的人,却是铭记于心,更何况是难得的雪中送炭,而且武媚还有着许多男子都无法达到的襟怀,与她能够结成盟约,余长宁还是较为放心的,相信武媚在世,她一定不会辜负自己。房玄龄闹了几天肚子,现在精神才稍微恢复,沉吟片刻道:“如此说来,当前以这王喜的嫌疑最大?”李世民思忖了一下,点头道:“不白之冤自然须得澄清,朕同意。”余长宁兴奋点头,终于放下了心头的大石。余长宁点头道:“如此甚好,以后我若找你,便会前来清河宫的。”余长宁笑道:“放心吧,此点山人自有妙计,武姑娘放心便是。”回到公主府,余长宁正欲去宾满楼找长乐公主聊聊,然则前脚刚刚走进大厅,身后却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愕然转头,一名老内侍急匆匆跟来嚷嚷道:“余驸马,陛下急诏你进攻面圣。”房玄龄闹了几天肚子,现在精神才稍微恢复,沉吟片刻道:“如此说来,当前以这王喜的嫌疑最大?”听他并没有要挟自己,武媚不由暗暗松了一口气,伸出纤手道:”既然如此,我们击掌立誓,违者五雷轰顶不得好死。“武媚目光一凛,眼神也变得锐利了起来,冷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余长宁一听,心里不由咯噔了一下,猜想必定是调查廊下食有了新的进展,当下也不迟疑,便急匆匆地跟着老内侍去了。武媚闻言露出了思索之色,半响后才微笑道:“余驸马真是一个爽快人,别人不敢说的话你却敢说,也不怕媚娘会将你今日的话告诉他人?”话音落点,房玄龄等人不由露出了一个莞尔之色,却又对李世民的话深以为然。听他并没有要挟自己,武媚不由暗暗松了一口气,伸出纤手道:”既然如此,我们击掌立誓,违者五雷轰顶不得好死。“第585章 畏罪自缢好不容易案情有了进展,却出现了如此局面,李世民本想还责怪他几句,但见老刘一副尴尬之色,也只得叹息道:“王喜在狱中突然自缢,只怕不会那么简单,说不定乃是其畏罪求死,朕让你调查的事情你可有查明?”李世民显然早就知道了这个消息,并没露出惊讶之色,反倒责怪问道:“刑部天牢竟连人犯都看不好,居然会发生了自缢的事情,刘卿你当真有些失职。”武媚此人虽然工于心计,然则对于曾经帮助过他的人,却是铭记于心,更何况是难得的雪中送炭,而且武媚还有着许多男子都无法达到的襟怀,与她能够结成盟约,余长宁还是较为放心的,相信武媚在世,她一定不会辜负自己。武媚嘴角露出了一丝嘲讽之色,冷笑道:“余驸马莫非是太自信了,你觉得媚娘需要你的帮助?”刘德威正色道:“臣以带领侍卫搜查了王喜居住的房间,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不过听同房间居住的一名内侍说,王喜这几天有些魂不守舍,有天晚上睡觉竟惊恐得大叫了起来。”余长宁望着她的脸正色道:“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昔日赵商吕不韦觉得秦国质子异人奇货可居,今日长宁也觉得武姑娘你今后必定会有一场大的作为,虽然交浅言深,但我却十分有诚意。”武媚闻言露出了思索之色,半响后才微笑道:“余驸马真是一个爽快人,别人不敢说的话你却敢说,也不怕媚娘会将你今日的话告诉他人?”
武媚闻言露出了思索之色,半响后才微笑道:“余驸马真是一个爽快人,别人不敢说的话你却敢说,也不怕媚娘会将你今日的话告诉他人?”武媚嘴角露出了一丝嘲讽之色,冷笑道:“余驸马莫非是太自信了,你觉得媚娘需要你的帮助?”
[新桂漫画]环卫女工作业遇车祸身亡
众臣立即领命道:“遵旨。”长孙无忌冷哼一声道:“房相,应该不是说他嫌疑最大,而是基本可以断定在饭菜中下巴豆粉就是此人。”一番良久的思忖,终于野心的武媚战胜了理智的武媚,她喟然一声长叹,一字一顿道:“余驸马,内宫妃嫔与外臣私自结交,可是重罪。”回到余家,余长宁立即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余长致等人知晓,立即引起了一片欢呼声。余长宁望着她的脸正色道:“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昔日赵商吕不韦觉得秦国质子异人奇货可居,今日长宁也觉得武姑娘你今后必定会有一场大的作为,虽然交浅言深,但我却十分有诚意。”“余驸马怎会如此好心?你莫非当媚娘是不谙世事的孩童?”余长宁轻笑道:“皇帝只有一个,而后宫却有佳丽三千,能者遭人嫉,弱者遭人欺,想要专宠于前的有之,想要权倾天下的后之,坑害他人往上爬的更有,此乃宫廷千古不变的定律,哪个朝代都无法避免。”武媚目光一凛,眼神也变得锐利了起来,冷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余长宁点头道:“如此甚好,以后我若找你,便会前来清河宫的。”闻言,武媚有些犹豫道:“你独自一人前来清河宫,这似乎有些不妥吧?若是被别人看见,只怕会怀疑我们的关系。”武媚目光一凛,眼神也变得锐利了起来,冷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武媚闻言露出了思索之色,半响后才微笑道:“余驸马真是一个爽快人,别人不敢说的话你却敢说,也不怕媚娘会将你今日的话告诉他人?”话音落点,房玄龄等人不由露出了一个莞尔之色,却又对李世民的话深以为然。但经过宾满楼廊下食事件后,余长宁切实感受到了那种无助,若没有长乐公主的相助求情,说不定大哥现在还在大牢关着,而自己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所以他这才认识到在朝廷没有几个亲密伙伴,想要在大唐逍遥一生乃是不可能的。回到公主府,余长宁正欲去宾满楼找长乐公主聊聊,然则前脚刚刚走进大厅,身后却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余长宁兴奋点头,终于放下了心头的大石。余长宁一听,心里不由咯噔了一下,猜想必定是调查廊下食有了新的进展,当下也不迟疑,便急匆匆地跟着老内侍去了。但经过宾满楼廊下食事件后,余长宁切实感受到了那种无助,若没有长乐公主的相助求情,说不定大哥现在还在大牢关着,而自己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所以他这才认识到在朝廷没有几个亲密伙伴,想要在大唐逍遥一生乃是不可能的。众臣立即领命道:“遵旨。”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儿,武媚主仆告辞而去,走的时候,武媚意味深长地一叹道:“其实余驸马,我很喜欢你叫我武姑娘,而非武才人。”来到两仪殿,除了李世民之外,房玄龄、长孙无忌、杨师道、魏征、马周几位丞相也在,另外还有刑部尚书刘德威,余长宁一看这架势,不用问便知道一定是商议大事。因此而已,他今天遇到了尚在低落时期的武媚娘,心念一动便决定出手帮她。长孙无忌冷哼一声道:“房相,应该不是说他嫌疑最大,而是基本可以断定在饭菜中下巴豆粉就是此人。”回到公主府,余长宁正欲去宾满楼找长乐公主聊聊,然则前脚刚刚走进大厅,身后却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我什么意思都没有,只想帮助一下武姑娘。”房玄龄闹了几天肚子,现在精神才稍微恢复,沉吟片刻道:“如此说来,当前以这王喜的嫌疑最大?”
“余驸马怎会如此好心?你莫非当媚娘是不谙世事的孩童?”余长宁哈哈笑道:“以武姑娘现在的情况,只怕多一个朋友要比多一个敌人好,不知你觉得在下说得然否?”因此而已,他今天遇到了尚在低落时期的武媚娘,心念一动便决定出手帮她。
话音落点,房玄龄等人不由露出了一个莞尔之色,却又对李世民的话深以为然。余长宁一听,心里不由咯噔了一下,猜想必定是调查廊下食有了新的进展,当下也不迟疑,便急匆匆地跟着老内侍去了。余长宁一听,心里不由咯噔了一下,猜想必定是调查廊下食有了新的进展,当下也不迟疑,便急匆匆地跟着老内侍去了。
余长宁望着她的脸正色道:“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昔日赵商吕不韦觉得秦国质子异人奇货可居,今日长宁也觉得武姑娘你今后必定会有一场大的作为,虽然交浅言深,但我却十分有诚意。”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儿,武媚主仆告辞而去,走的时候,武媚意味深长地一叹道:“其实余驸马,我很喜欢你叫我武姑娘,而非武才人。”就如蝴蝶效应中所说一只南美洲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一般,余长宁不经意之举,却引发了自己与武媚的情感纠葛,也使历史完全背离走向,从而还替自己带来了一场不小的麻烦。回到余家,余长宁立即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余长致等人知晓,立即引起了一片欢呼声。见他又呆呆地看着自己,武媚秀眉微蹙,轻叹道:“若皇宫真能如余驸马所说这样,那就好了……”李世民思忖了一下,点头道:“不白之冤自然须得澄清,朕同意。”魏征皱眉开口道:“不过现在人已经死了,案情已是断了线索,根本无从查起,至于他为什么要在廊下食里下毒坑害各位大臣,也不得而知。”余长宁笑道:“放心吧,此点山人自有妙计,武姑娘放心便是。”“余驸马怎会如此好心?你莫非当媚娘是不谙世事的孩童?”
余长宁开口道:“陛下,宾满楼这次因为被宵小陷害,所以声名一落千丈,不少宾客得知我们送的廊下食出了问题,都不肯来酒肆内吃饭了,所以微臣想请刑部将案情书告群臣的同时,也顺便在长安城大街小巷贴一些,替宾满楼挽回声誉,不知可行否?”愕然转头,一名老内侍急匆匆跟来嚷嚷道:“余驸马,陛下急诏你进攻面圣。”余长宁开口道:“陛下,宾满楼这次因为被宵小陷害,所以声名一落千丈,不少宾客得知我们送的廊下食出了问题,都不肯来酒肆内吃饭了,所以微臣想请刑部将案情书告群臣的同时,也顺便在长安城大街小巷贴一些,替宾满楼挽回声誉,不知可行否?”
南宁地铁营运时间确定
余长宁本想说没有任何条件,但话到嘴边却咽了下来,笑道:“以后若是武姑娘得宠,自然有帮得了我的地方。”武媚目光一凛,眼神也变得锐利了起来,冷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见他又呆呆地看着自己,武媚秀眉微蹙,轻叹道:“若皇宫真能如余驸马所说这样,那就好了……”余长宁开口道:“陛下,宾满楼这次因为被宵小陷害,所以声名一落千丈,不少宾客得知我们送的廊下食出了问题,都不肯来酒肆内吃饭了,所以微臣想请刑部将案情书告群臣的同时,也顺便在长安城大街小巷贴一些,替宾满楼挽回声誉,不知可行否?”众臣立即领命道:“遵旨。”来到两仪殿,除了李世民之外,房玄龄、长孙无忌、杨师道、魏征、马周几位丞相也在,另外还有刑部尚书刘德威,余长宁一看这架势,不用问便知道一定是商议大事。余长宁点头道:“如此甚好,以后我若找你,便会前来清河宫的。”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儿,武媚主仆告辞而去,走的时候,武媚意味深长地一叹道:“其实余驸马,我很喜欢你叫我武姑娘,而非武才人。”闻言,武媚有些犹豫道:“你独自一人前来清河宫,这似乎有些不妥吧?若是被别人看见,只怕会怀疑我们的关系。”刘德威喟然一叹道:“魏大人说得不错,此案是否另有隐情,还是王喜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只怕也只有死去的他才知道了。”刘德威正色道:“臣以带领侍卫搜查了王喜居住的房间,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不过听同房间居住的一名内侍说,王喜这几天有些魂不守舍,有天晚上睡觉竟惊恐得大叫了起来。”李世民显然早就知道了这个消息,并没露出惊讶之色,反倒责怪问道:“刑部天牢竟连人犯都看不好,居然会发生了自缢的事情,刘卿你当真有些失职。”余长宁笑道:“放心吧,此点山人自有妙计,武姑娘放心便是。”刘德威正色道:“臣以带领侍卫搜查了王喜居住的房间,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不过听同房间居住的一名内侍说,王喜这几天有些魂不守舍,有天晚上睡觉竟惊恐得大叫了起来。”就如蝴蝶效应中所说一只南美洲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一般,余长宁不经意之举,却引发了自己与武媚的情感纠葛,也使历史完全背离走向,从而还替自己带来了一场不小的麻烦。武媚目光一凛,眼神也变得锐利了起来,冷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余长宁开口道:“陛下,宾满楼这次因为被宵小陷害,所以声名一落千丈,不少宾客得知我们送的廊下食出了问题,都不肯来酒肆内吃饭了,所以微臣想请刑部将案情书告群臣的同时,也顺便在长安城大街小巷贴一些,替宾满楼挽回声誉,不知可行否?”武媚闻言露出了思索之色,半响后才微笑道:“余驸马真是一个爽快人,别人不敢说的话你却敢说,也不怕媚娘会将你今日的话告诉他人?”长孙无忌冷哼一声道:“房相,应该不是说他嫌疑最大,而是基本可以断定在饭菜中下巴豆粉就是此人。”回到余家,余长宁立即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余长致等人知晓,立即引起了一片欢呼声。细细地想了半天,若长乐公主可用一朵雍容华贵的牡丹花来形容,那么眼前的武媚便是一朵含苞未放的昙花,当她昙花乍现傲世人间之时,日月当空普照大地,女皇武之名必定会让整个天下为之震惊。但经过宾满楼廊下食事件后,余长宁切实感受到了那种无助,若没有长乐公主的相助求情,说不定大哥现在还在大牢关着,而自己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所以他这才认识到在朝廷没有几个亲密伙伴,想要在大唐逍遥一生乃是不可能的。两人“啪啪啪”连击三掌,算是誓言成立。余长宁挠了挠头皮道:“办法还没想到,但我会尽快思谋一个奇策告诉你的,不过以后我要怎么联系你才是?”武媚指着旁边的小丫鬟道:“这是媚娘的贴身丫鬟名为秋儿,以后我若有什么事情告之你,便会让她前来代为转达。”骤然变成了如此局面,想要将情况调查清楚的李世民不由感到了一阵郁闷,思忖半天这才下令道:“既然王喜畏罪自尽,那就将事情的经过书告群臣知晓,也早点平息这一场风波。”武媚目光一凛,眼神也变得锐利了起来,冷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来到两仪殿,除了李世民之外,房玄龄、长孙无忌、杨师道、魏征、马周几位丞相也在,另外还有刑部尚书刘德威,余长宁一看这架势,不用问便知道一定是商议大事。
余长宁点头道:“如此甚好,以后我若找你,便会前来清河宫的。”武媚目光一凛,眼神也变得锐利了起来,冷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武媚闻言露出了思索之色,半响后才微笑道:“余驸马真是一个爽快人,别人不敢说的话你却敢说,也不怕媚娘会将你今日的话告诉他人?”
抢劫团伙成立公司公开招聘 月薪过万?
“余驸马怎会如此好心?你莫非当媚娘是不谙世事的孩童?”“我什么意思都没有,只想帮助一下武姑娘。”众臣立即领命道:“遵旨。”“当然,那日在皇宫遇见你的时候,武姑娘为了让陛下能够驾临你的清河宫,可谓是费尽心思,然而不管你怎么做,换来的也只是陛下坐了盏茶时间就走,那时我便产生了想要帮你的念头。”李世民对宾满楼略感愧疚,淡淡笑道:“有什么事便说吧,吞吞吐吐可不知你余长宁的作风。”第585章 畏罪自缢愕然转头,一名老内侍急匆匆跟来嚷嚷道:“余驸马,陛下急诏你进攻面圣。”余长宁点头道:“如此甚好,以后我若找你,便会前来清河宫的。”余长宁轻笑道:“皇帝只有一个,而后宫却有佳丽三千,能者遭人嫉,弱者遭人欺,想要专宠于前的有之,想要权倾天下的后之,坑害他人往上爬的更有,此乃宫廷千古不变的定律,哪个朝代都无法避免。”话音落点,房玄龄等人不由露出了一个莞尔之色,却又对李世民的话深以为然。回到公主府,余长宁正欲去宾满楼找长乐公主聊聊,然则前脚刚刚走进大厅,身后却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好。”余长宁亦是点头伸出了双手。“余驸马怎会如此好心?你莫非当媚娘是不谙世事的孩童?”余长宁笑嘻嘻道:“驸马都尉列为外戚,可不是什么外臣。”“好。”余长宁亦是点头伸出了双手。众臣立即领命道:“遵旨。”第585章 畏罪自缢房玄龄闹了几天肚子,现在精神才稍微恢复,沉吟片刻道:“如此说来,当前以这王喜的嫌疑最大?”众臣立即领命道:“遵旨。”余长宁望着她的脸正色道:“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昔日赵商吕不韦觉得秦国质子异人奇货可居,今日长宁也觉得武姑娘你今后必定会有一场大的作为,虽然交浅言深,但我却十分有诚意。”一听宾满楼已经洗脱了嫌疑,余长宁心里大是振奋,出列拱手道:“陛下,微臣有一事相求,请你恩准。”好不容易案情有了进展,却出现了如此局面,李世民本想还责怪他几句,但见老刘一副尴尬之色,也只得叹息道:“王喜在狱中突然自缢,只怕不会那么简单,说不定乃是其畏罪求死,朕让你调查的事情你可有查明?”细细地想了半天,若长乐公主可用一朵雍容华贵的牡丹花来形容,那么眼前的武媚便是一朵含苞未放的昙花,当她昙花乍现傲世人间之时,日月当空普照大地,女皇武之名必定会让整个天下为之震惊。余长宁本想说没有任何条件,但话到嘴边却咽了下来,笑道:“以后若是武姑娘得宠,自然有帮得了我的地方。”愕然转头,一名老内侍急匆匆跟来嚷嚷道:“余驸马,陛下急诏你进攻面圣。”就如蝴蝶效应中所说一只南美洲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一般,余长宁不经意之举,却引发了自己与武媚的情感纠葛,也使历史完全背离走向,从而还替自己带来了一场不小的麻烦。余长宁点头道:“如此甚好,以后我若找你,便会前来清河宫的。”好不容易案情有了进展,却出现了如此局面,李世民本想还责怪他几句,但见老刘一副尴尬之色,也只得叹息道:“王喜在狱中突然自缢,只怕不会那么简单,说不定乃是其畏罪求死,朕让你调查的事情你可有查明?”朝着李世民鞠躬一礼,余长宁站在了末列,刚一站定,便听见刘德威开口道:“经过太医署的勘验,已可确定廊下食是被人暗中下了巴豆粉,臣昨日奉旨将负责分食的四名内侍关押天牢,不料今早却发现内侍王喜自缢于天牢之内。”余长宁笑嘻嘻道:“驸马都尉列为外戚,可不是什么外臣。”一听宾满楼已经洗脱了嫌疑,余长宁心里大是振奋,出列拱手道:“陛下,微臣有一事相求,请你恩准。”一番良久的思忖,终于野心的武媚战胜了理智的武媚,她喟然一声长叹,一字一顿道:“余驸马,内宫妃嫔与外臣私自结交,可是重罪。”余长宁开口道:“陛下,宾满楼这次因为被宵小陷害,所以声名一落千丈,不少宾客得知我们送的廊下食出了问题,都不肯来酒肆内吃饭了,所以微臣想请刑部将案情书告群臣的同时,也顺便在长安城大街小巷贴一些,替宾满楼挽回声誉,不知可行否?”细细地想了半天,若长乐公主可用一朵雍容华贵的牡丹花来形容,那么眼前的武媚便是一朵含苞未放的昙花,当她昙花乍现傲世人间之时,日月当空普照大地,女皇武之名必定会让整个天下为之震惊。余长宁点头道:“如此甚好,以后我若找你,便会前来清河宫的。”“好。”余长宁亦是点头伸出了双手。
柳州4岁多小萝莉13分钟横渡柳江
柳州4岁多小萝莉13分钟横渡柳江
武媚美目怔怔地看了他良久,一字一顿道:“你这么帮我,有什么条件?”好不容易案情有了进展,却出现了如此局面,李世民本想还责怪他几句,但见老刘一副尴尬之色,也只得叹息道:“王喜在狱中突然自缢,只怕不会那么简单,说不定乃是其畏罪求死,朕让你调查的事情你可有查明?”余长宁笑嘻嘻道:“驸马都尉列为外戚,可不是什么外臣。”长孙无忌冷哼一声道:“房相,应该不是说他嫌疑最大,而是基本可以断定在饭菜中下巴豆粉就是此人。”愕然转头,一名老内侍急匆匆跟来嚷嚷道:“余驸马,陛下急诏你进攻面圣。”武媚闻言露出了思索之色,半响后才微笑道:“余驸马真是一个爽快人,别人不敢说的话你却敢说,也不怕媚娘会将你今日的话告诉他人?”余长宁开口道:“陛下,宾满楼这次因为被宵小陷害,所以声名一落千丈,不少宾客得知我们送的廊下食出了问题,都不肯来酒肆内吃饭了,所以微臣想请刑部将案情书告群臣的同时,也顺便在长安城大街小巷贴一些,替宾满楼挽回声誉,不知可行否?”众臣立即领命道:“遵旨。”武媚美目怔怔地看了他良久,一字一顿道:“你这么帮我,有什么条件?”刘德威正色道:“臣以带领侍卫搜查了王喜居住的房间,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不过听同房间居住的一名内侍说,王喜这几天有些魂不守舍,有天晚上睡觉竟惊恐得大叫了起来。”就如蝴蝶效应中所说一只南美洲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一般,余长宁不经意之举,却引发了自己与武媚的情感纠葛,也使历史完全背离走向,从而还替自己带来了一场不小的麻烦。长孙无忌冷哼一声道:“房相,应该不是说他嫌疑最大,而是基本可以断定在饭菜中下巴豆粉就是此人。”武媚闻言露出了思索之色,半响后才微笑道:“余驸马真是一个爽快人,别人不敢说的话你却敢说,也不怕媚娘会将你今日的话告诉他人?”李世民对宾满楼略感愧疚,淡淡笑道:“有什么事便说吧,吞吞吐吐可不知你余长宁的作风。”一听陛下的责备,武将出身的刘德威老脸一阵涨红,拱手道:“陛下,那王喜偷偷将身上的衣服扯成布条连在了一起,乘侍卫不注意的时候吊在铁栅栏上勒死了自己,老臣看管不周,御下不严,请陛下责罚。”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儿,武媚主仆告辞而去,走的时候,武媚意味深长地一叹道:“其实余驸马,我很喜欢你叫我武姑娘,而非武才人。”一听宾满楼已经洗脱了嫌疑,余长宁心里大是振奋,出列拱手道:“陛下,微臣有一事相求,请你恩准。”两人“啪啪啪”连击三掌,算是誓言成立。武媚美目怔怔地看了他良久,一字一顿道:“你这么帮我,有什么条件?”“余驸马怎会如此好心?你莫非当媚娘是不谙世事的孩童?”余长宁望着她的脸正色道:“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昔日赵商吕不韦觉得秦国质子异人奇货可居,今日长宁也觉得武姑娘你今后必定会有一场大的作为,虽然交浅言深,但我却十分有诚意。”就如蝴蝶效应中所说一只南美洲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一般,余长宁不经意之举,却引发了自己与武媚的情感纠葛,也使历史完全背离走向,从而还替自己带来了一场不小的麻烦。愕然转头,一名老内侍急匆匆跟来嚷嚷道:“余驸马,陛下急诏你进攻面圣。”骤然变成了如此局面,想要将情况调查清楚的李世民不由感到了一阵郁闷,思忖半天这才下令道:“既然王喜畏罪自尽,那就将事情的经过书告群臣知晓,也早点平息这一场风波。”武媚指着旁边的小丫鬟道:“这是媚娘的贴身丫鬟名为秋儿,以后我若有什么事情告之你,便会让她前来代为转达。”武媚目光一凛,眼神也变得锐利了起来,冷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余长宁一听,心里不由咯噔了一下,猜想必定是调查廊下食有了新的进展,当下也不迟疑,便急匆匆地跟着老内侍去了。余长宁本想说没有任何条件,但话到嘴边却咽了下来,笑道:“以后若是武姑娘得宠,自然有帮得了我的地方。”“余驸马怎会如此好心?你莫非当媚娘是不谙世事的孩童?”余长宁笑道:“放心吧,此点山人自有妙计,武姑娘放心便是。”余长宁点头道:“如此甚好,以后我若找你,便会前来清河宫的。”武媚闻言露出了思索之色,半响后才微笑道:“余驸马真是一个爽快人,别人不敢说的话你却敢说,也不怕媚娘会将你今日的话告诉他人?”众臣立即领命道:“遵旨。”余长宁笑道:“放心吧,此点山人自有妙计,武姑娘放心便是。”回到公主府,余长宁正欲去宾满楼找长乐公主聊聊,然则前脚刚刚走进大厅,身后却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当然,那日在皇宫遇见你的时候,武姑娘为了让陛下能够驾临你的清河宫,可谓是费尽心思,然而不管你怎么做,换来的也只是陛下坐了盏茶时间就走,那时我便产生了想要帮你的念头。”霎那间,武媚的芳心不争气地狂跳了起来,一方面她很犹豫余长宁是否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一方面他提出的条件对于武媚有着无可抵抗的吸引力,能得到深受帝宠的长乐公主相助,这是一件多么让人激动的事情,两相权衡,不禁让她生出了一种难以决断且左右为难的感觉。骤然变成了如此局面,想要将情况调查清楚的李世民不由感到了一阵郁闷,思忖半天这才下令道:“既然王喜畏罪自尽,那就将事情的经过书告群臣知晓,也早点平息这一场风波。”房玄龄闹了几天肚子,现在精神才稍微恢复,沉吟片刻道:“如此说来,当前以这王喜的嫌疑最大?”
电动车突发故障 交警帮修理
见他又呆呆地看着自己,武媚秀眉微蹙,轻叹道:“若皇宫真能如余驸马所说这样,那就好了……”武媚闻言露出了思索之色,半响后才微笑道:“余驸马真是一个爽快人,别人不敢说的话你却敢说,也不怕媚娘会将你今日的话告诉他人?”
话音落点,房玄龄等人不由露出了一个莞尔之色,却又对李世民的话深以为然。余长宁望着她的脸正色道:“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昔日赵商吕不韦觉得秦国质子异人奇货可居,今日长宁也觉得武姑娘你今后必定会有一场大的作为,虽然交浅言深,但我却十分有诚意。”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儿,武媚主仆告辞而去,走的时候,武媚意味深长地一叹道:“其实余驸马,我很喜欢你叫我武姑娘,而非武才人。”霎那间,武媚的芳心不争气地狂跳了起来,一方面她很犹豫余长宁是否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一方面他提出的条件对于武媚有着无可抵抗的吸引力,能得到深受帝宠的长乐公主相助,这是一件多么让人激动的事情,两相权衡,不禁让她生出了一种难以决断且左右为难的感觉。余长宁知道武媚心里的无可奈何,也只得默然以对,望着她下楼离去的背影呆愣了良久才回过神来。细细地想了半天,若长乐公主可用一朵雍容华贵的牡丹花来形容,那么眼前的武媚便是一朵含苞未放的昙花,当她昙花乍现傲世人间之时,日月当空普照大地,女皇武之名必定会让整个天下为之震惊。回到余家,余长宁立即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余长致等人知晓,立即引起了一片欢呼声。李世民思忖了一下,点头道:“不白之冤自然须得澄清,朕同意。”话音落点,房玄龄等人不由露出了一个莞尔之色,却又对李世民的话深以为然。细细地想了半天,若长乐公主可用一朵雍容华贵的牡丹花来形容,那么眼前的武媚便是一朵含苞未放的昙花,当她昙花乍现傲世人间之时,日月当空普照大地,女皇武之名必定会让整个天下为之震惊。一听陛下的责备,武将出身的刘德威老脸一阵涨红,拱手道:“陛下,那王喜偷偷将身上的衣服扯成布条连在了一起,乘侍卫不注意的时候吊在铁栅栏上勒死了自己,老臣看管不周,御下不严,请陛下责罚。”来到两仪殿,除了李世民之外,房玄龄、长孙无忌、杨师道、魏征、马周几位丞相也在,另外还有刑部尚书刘德威,余长宁一看这架势,不用问便知道一定是商议大事。武媚美目怔怔地看了他良久,一字一顿道:“你这么帮我,有什么条件?”见他又呆呆地看着自己,武媚秀眉微蹙,轻叹道:“若皇宫真能如余驸马所说这样,那就好了……”霎那间,武媚的芳心不争气地狂跳了起来,一方面她很犹豫余长宁是否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一方面他提出的条件对于武媚有着无可抵抗的吸引力,能得到深受帝宠的长乐公主相助,这是一件多么让人激动的事情,两相权衡,不禁让她生出了一种难以决断且左右为难的感觉。余长宁知道武媚心里的无可奈何,也只得默然以对,望着她下楼离去的背影呆愣了良久才回过神来。见他又呆呆地看着自己,武媚秀眉微蹙,轻叹道:“若皇宫真能如余驸马所说这样,那就好了……”李世民思忖了一下,点头道:“不白之冤自然须得澄清,朕同意。”话音落点,房玄龄等人不由露出了一个莞尔之色,却又对李世民的话深以为然。来到两仪殿,除了李世民之外,房玄龄、长孙无忌、杨师道、魏征、马周几位丞相也在,另外还有刑部尚书刘德威,余长宁一看这架势,不用问便知道一定是商议大事。李世民思忖了一下,点头道:“不白之冤自然须得澄清,朕同意。”作为一个穿越者,他并不想利用自己的才识来改变历史的进程,这厮最大的理想便是娶上几房娇妻,坐拥万贯家财逍遥一生便可。骤然变成了如此局面,想要将情况调查清楚的李世民不由感到了一阵郁闷,思忖半天这才下令道:“既然王喜畏罪自尽,那就将事情的经过书告群臣知晓,也早点平息这一场风波。”好不容易案情有了进展,却出现了如此局面,李世民本想还责怪他几句,但见老刘一副尴尬之色,也只得叹息道:“王喜在狱中突然自缢,只怕不会那么简单,说不定乃是其畏罪求死,朕让你调查的事情你可有查明?”“好。”余长宁亦是点头伸出了双手。众臣立即领命道:“遵旨。”见他又呆呆地看着自己,武媚秀眉微蹙,轻叹道:“若皇宫真能如余驸马所说这样,那就好了……”但经过宾满楼廊下食事件后,余长宁切实感受到了那种无助,若没有长乐公主的相助求情,说不定大哥现在还在大牢关着,而自己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所以他这才认识到在朝廷没有几个亲密伙伴,想要在大唐逍遥一生乃是不可能的。李世民显然早就知道了这个消息,并没露出惊讶之色,反倒责怪问道:“刑部天牢竟连人犯都看不好,居然会发生了自缢的事情,刘卿你当真有些失职。”余长宁笑嘻嘻道:“驸马都尉列为外戚,可不是什么外臣。”余长宁笑嘻嘻道:“驸马都尉列为外戚,可不是什么外臣。”因此而已,他今天遇到了尚在低落时期的武媚娘,心念一动便决定出手帮她。余长宁轻笑道:“皇帝只有一个,而后宫却有佳丽三千,能者遭人嫉,弱者遭人欺,想要专宠于前的有之,想要权倾天下的后之,坑害他人往上爬的更有,此乃宫廷千古不变的定律,哪个朝代都无法避免。”
武媚指着旁边的小丫鬟道:“这是媚娘的贴身丫鬟名为秋儿,以后我若有什么事情告之你,便会让她前来代为转达。”回到余家,余长宁立即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余长致等人知晓,立即引起了一片欢呼声。第585章 畏罪自缢
红豆新闻捞:专车接客未取得运营证罚3万
【新桂FM原创互动新闻节目】
就如蝴蝶效应中所说一只南美洲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一般,余长宁不经意之举,却引发了自己与武媚的情感纠葛,也使历史完全背离走向,从而还替自己带来了一场不小的麻烦。众臣立即领命道:“遵旨。”魏征皱眉开口道:“不过现在人已经死了,案情已是断了线索,根本无从查起,至于他为什么要在廊下食里下毒坑害各位大臣,也不得而知。”.
余长宁点头道:“如此甚好,以后我若找你,便会前来清河宫的。”余长宁兴奋点头,终于放下了心头的大石。闻言,武媚有些犹豫道:“你独自一人前来清河宫,这似乎有些不妥吧?若是被别人看见,只怕会怀疑我们的关系。”
一听陛下的责备,武将出身的刘德威老脸一阵涨红,拱手道:“陛下,那王喜偷偷将身上的衣服扯成布条连在了一起,乘侍卫不注意的时候吊在铁栅栏上勒死了自己,老臣看管不周,御下不严,请陛下责罚。”武媚目光一凛,眼神也变得锐利了起来,冷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故事漂流瓶:有一种情怀,淡香如茶
故事漂流瓶:有一种情怀,淡香如茶
余长宁轻笑道:“皇帝只有一个,而后宫却有佳丽三千,能者遭人嫉,弱者遭人欺,想要专宠于前的有之,想要权倾天下的后之,坑害他人往上爬的更有,此乃宫廷千古不变的定律,哪个朝代都无法避免。”就如蝴蝶效应中所说一只南美洲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一般,余长宁不经意之举,却引发了自己与武媚的情感纠葛,也使历史完全背离走向,从而还替自己带来了一场不小的麻烦。长孙无忌冷哼一声道:“房相,应该不是说他嫌疑最大,而是基本可以断定在饭菜中下巴豆粉就是此人。”
余长宁开口道:“陛下,宾满楼这次因为被宵小陷害,所以声名一落千丈,不少宾客得知我们送的廊下食出了问题,都不肯来酒肆内吃饭了,所以微臣想请刑部将案情书告群臣的同时,也顺便在长安城大街小巷贴一些,替宾满楼挽回声誉,不知可行否?”回到公主府,余长宁正欲去宾满楼找长乐公主聊聊,然则前脚刚刚走进大厅,身后却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好。”余长宁亦是点头伸出了双手。
嘻哈玩乐派:国庆不远游 近郊嗨翻天
【新桂FM广西吃喝玩乐攻略类节目】

娱乐圈

刷新 更多

图片窗

更多

健康

刷新 更多

旅游

刷新 更多

美食

刷新 更多

时尚

刷新 更多

相亲

刷新 更多

教育

刷新 更多